警惕“健康中国”滑向“医疗中国” 唐钧两会建议:健康管理向前,医疗服务殿后
发布时间:[2019-03-05]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王晓慧 杨仕省 两会报道

近年来,在众多令人欢欣鼓舞的民生政策中,“健康中国”应是最令人关注的领域,而且“没有之一”。但是,随着战略的逐步推进,“健康中国”不由自主地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并且,这一概念大有被“医疗中国”偷换的趋势。

“1948年,世界卫生组织问世,按照其英文的本意直译应该是‘世界健康组织’,如果必须要给健康下个定义的话就是:健康不仅是不生病或不衰弱,而且还是身体的、精神的和社会的完好状态。” 近日,中国社会科学院政策研究中心秘书长唐钧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健康中国”是一项集社会、环境、经济、文化于一体的宏大工程,并不是医疗卫生一家的事。如果“健康中国”滑向“医疗中国”,最后成为少部分官员、医院、药商和医生的欢宴,人民群众就惨了。

就在刚刚结束的“顺义区体医融合健体康评活动”启动仪式上,唐钧也明确提出了自己的观点,并且直接否定了“没病就是健康,有病就是不健康”的这一惯性认知。


就此,唐钧建议,相关的制度必须是健康管理向前,医疗服务殿后。这样说,并不是不重视医疗服务,而是要把好钢用在刀刃上,让医院和医生能够集中精力去治病救人。再看我们的中医,讲究“治未病”,其本意并非是治疗、治病,而是在未病时重视调理养治的意思,可以说与健康管理意义相近。

健康不仅仅是没有疾病

在十九大报告中,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人民健康是民族昌盛和国家富强的重要标志。要完善国民健康政策,为人民群众提供全方位全周期健康服务”。

同时,在2016年的全国卫生与健康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也曾指出:要“树立大卫生、大健康的观念,把以治病为中心转变为以人民健康为中心。习近平总书记的一系列以“健康”为核心概念的讲话,向全世界宣示中国政府和中国社会正在积极融入关于“大健康”的国际共识。

而针对“健康”这一定义,世界卫生组织的定义实际上是有针对性的。

“在20世纪中期以前,人类的第一杀手是诸如鼠疫、疟疾、霍乱、天花、伤寒、痢疾等的急性传染病。譬如公元14世纪流行于欧洲的黑死病,就是鼠疫,夺走了2500万人的生命。又如公元19世纪末中国爆发的大瘟疫,也是鼠疫,造成了1200万人死亡。但从18世纪开始,国家对公共卫生的倡导以及直接干预,疫苗和抗生素的发明并实现了工业化生产,社会发展和科学进步最终使人类有效地控制了急性传染病。”唐钧表示,这使医学界相信,只要以严格的科学实验为基础,找到“神奇的子弹”,并对症下药注入人体,就可以清除或控制病变。过去致人死命的传染病,现在几个小时就可以治愈了,一时间,人们都认为医学的潜力是无所不能的。

到20世纪60年代,传染病在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已经被有效控制。但是,正当全世界为此而欢欣鼓舞时,人类的疾病谱却悄然地发生了变化。被认为是长期罹患并且难以治愈的慢性病取代了传染病,成为人类健康的最大威胁。在当今世界,心脏病、癌症、脑卒中等慢性非传染性疾病已经成为人类的第一杀手。

此后,为了战胜慢性病,医学研究得到了大量的资金,但这些研究还是依照寻找“神奇子弹”的思维定式,而没有去关注是否应该从一开始就预防疾病的发生。

“最终,技术力量掌控了医疗卫生系统,不光是医护人员,就连社会公众也认为医疗技术是治病救人唯一的解决之道。医院热衷于配备新的医疗设备,医疗开支也随之上涨,这必然推动医疗保障费用的大幅增长。”唐钧表示,实际上,人类疾病谱从传染病向慢性病的转型本身意味着,理性的发展路径是要求医学面对“整体的人”的健康问题。

中国科学院韩启德院士有句名言:“医学对健康只有8%的作用”。

建议健康管理向前,医疗服务殿后

既然健康不仅仅是没有疾病,那能不能创造一个新的价值体系。如果将健康和不健康作为两端,用一条线段连接这两个端点会是什么样子?

“我们看到:从绝对健康到绝对不健康实际上是从1到0的一系列连续的数字集合。我们的健康状况,实际上就在线段的某一点上,并且受到生理、心理和社会三方面因素的影响。实际上大多数人属于健康或亚健康状态,没有必要即时将他们和疾病相联系,他们需要的是健康管理。当然,也有少数人的健康状况靠近另一端,他们才是亟需医疗服务的。”唐钧表示,根据以上的分析来作制度安排的话,必须要健康管理向前,医疗服务殿后。

实际上,政府有关部门也已开始考虑健康管理前置的问题。但是,到真正要制定政策时,似乎一时间还找不到健康促进和健康管理的“抓手”。

“我们正在做的一个课题是‘健康测评’,就是利用人体生物电感应原理和电阻抗检测技术,测量和采集被评估者的运动、消化、呼吸、神经、循环等9大系统的220多项指标。我们的贡献是对大数据进行分析,并用统计学的聚类分析、回归分析和因子分析等方法,做出了健康测评的标准。”唐钧称。

也就是说,在对采集到的数据进行分析后,找出以上所说的被评估者的健康状况在从健康到不健康的线段上处于哪一点。然后将其分为7个等级,一、二级健康状况良好,三、四、五级属于亚健康,对这些被评估者,可以分别开出运动、营养、康复等处方,也可以由中医来“治未病”。至于六级、七级,属于健康状况恶化,那就需要医疗服务殿后了。

据记者了解,该评测标准已经在北京平谷、门头沟等地做了将近20000例的评估,并为被评估地区绘出了“健康地图”,提出了有益的政策建议。

唐钧期望,通过健康检测和健康管理,将新的健康理念融入国民的生活,并成为国家支持下的一个社会健康化的社会行动。

最新资讯 更多>>
“古中国”全国书画作品展在山西瑞芝公司开幕
实验室里长出“人造肉”,你敢吃吗?
严正声明
山西瑞芝:古老的传说,今人创造!
警惕“健康中国”滑向“医疗中国” 唐钧两会建议:健康管理向前,医疗服务殿后
鼓励中医治未病领域人力资源改革
集团架构 更多>>
瑞生职业培训学校
职业教育就是
就业教育
健康管理中心
中国中医药养生联盟
养生保健专业委员会
关于瑞芝 | 诚聘精英 | 联系我们
版权为山西瑞芝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链接
晋ICP备12006566号-10